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网站首页 > 同志小说 > 长篇同志 >基友同志网推荐男同小说:被抛弃的北京小子谁让你上了我的床

基友同志网推荐男同小说:被抛弃的北京小子谁让你上了我的床

时间:2019-04-05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佚名 - 小 + 大


第一章当这个世界准备将我遗弃


1

假如有一天你发现自己会双目失明,终生为之相伴的只剩下黑夜。你会对之后的生活有怎样的决定呢?

这么突然提出问题,估计没有人会满意自己立刻说出的答案。不停的想补充,不停地更改想法。

齐越也曾有过很多种计划,也在瞬间后将它们统统推翻。偶尔地,他还会觉得自己就是那废墟上被孩子遗弃的玩具,到时候毫无用处也必将毫无生机。大概只有恐惧是最真实的,在那窒息般的时刻到来之后,感觉着自己的软弱无力才是最真实的。

但是——当一切期盼的和不期盼的事实结果到来之后,齐越突然明白了。

明白在这或许不算最后的·最·后·里,他该做些什么。

对于居住在北京的人来讲:一个父亲在牢里服无期徒刑,母亲跑了,亲戚只肯帮忙收留到高中毕业的男孩子,几乎可以说是一滴扔进人海里就会消失无踪的小水花。所以,天性淡泊的齐越并没有对自己的未来有多少宏伟规划,只要可以维持生计就行。

事实也的确如此发展着。他从小喜欢绘画,仗着有些底子给一些儿童读物画插图。后来情况好些了,又开始帮人做各种平面设计。就这样成了所谓的自由职业者,钱虽然挣得不算特别多,日子还是过得很惬意。二十一岁的时候搬了第五次家,这回住的地方大多了,有三十多平米。征得房东同意,齐越自己动手将墙重新粉刷了一遍白色,窗户也全部加了一层瘦高的蓝色平开百叶窗。在墙的映衬下格外显眼。

最值钱的东西是电脑,加上其他的各种配置,热热闹闹地占了很大一块地方。房间里没有床没有饭桌也没有椅子。即便是工作时齐越也只是盘膝坐着解决问题,累了朝后一躺立刻就能睡。其他家用电器全是在二手市场买的,没有一样超过二百块钱。卫生间有个摆样子充数的浴缸,非常小,根本不能泡澡,他找了个包工队重新改装了洗淋浴的位置,将浴缸变成金鱼缸。那些小鱼是在早市上买的,五毛钱两条。有时侯画累了,齐越就蹲在浴缸前待上一阵,瞧着那些红彤彤的家伙看似快活地游来游去。

每周他会抽出一到两天时间专门去城里逛逛,买书以及其他的东西。每个月固定去一趟美术馆,看展览并在附近的街上购置新的画材。除此之外,也时常会去打篮球。那是他唯一喜欢的体育运动,也由此认识了几个球友,有空大家便聚在一起切磋切磋球技。

隔一阵子,齐越便带些东西去看父亲,通常都是他自己东拉西扯地说些话,父亲几乎不见开口,无论面孔还是身体,僵硬得形同一块铁板。小时的印象里父亲似乎并不是一个缄默的人。齐越实在想象不出如今这样一个看起来相当胆怯,总是佝偻着背的男人,是怎样成为贪污犯的。

每次离开的时候,齐越会对他说:“爸,你好好的啊。”

这句话其实没什么含义,笼统得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要讲它的理由。父亲耷拉的眼皮这时会抬起来看看他,随即重新垂下去。

齐越没有朋友。真正认识的可以叫出名字的——除去工作来往的人以外,就是那几个球友。不过也仅限于可以同他们简单熟悉的范围内,再没有更深的交流。不是齐越不希望,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样做。可能是自卑感作祟,也可能是从小住在亲戚家的原因。因为被嘲笑惯了,被冷落惯了,齐越感觉不到自己究竟需要别人什么,就算有时感到孤单,也宁肯独自忍过去。

与其被拒绝,还不如根本不去请求——他就是这么想的。

同年春天,齐越遇见了陆寻。

说来挺戏剧化的。陆寻在公共汽车上发现自己钱包被掏了,就抓着司机不放,让人家不要开门径直把车开到附近派出所。在其他忙着上班的乘客一片“愤怒”声讨中,那个小偷又将钱包重新丢到地上。只是里面的钱早已消失无踪,光剩**份证和几张卡。陆寻想起自己还没买票,立刻相当老实地和售票员说明,还表示自己天天都会坐这趟公车,一定会补票还上。售票员没说什么,笑笑了事。

后来,同是从起点坐到终点的他们开始彼此熟悉,见了面会打个招呼,偶尔聊上些共同喜欢的NBA赛事。

于是就算认识了。

“这周末有空没有?想玩‘斗牛’人不够。怎么样?”齐越问。“场地租好了,中午大家一起吃饭。”

陆寻很痛快地答应。比赛的时候齐越发现这个人球打得不错,一问才知道中学时陆寻是区业余体校篮球队的大前锋,大学时还拿过联赛冠军。

“行啊你。我说看你打球挺专业的……”齐越说,“后来怎么不打了?”

陆寻笑着点上一根烟,“自然而然就放弃了。毕竟这世上没多少人能吃一辈子篮球饭。”

午后的天气有些雷雨欲来的味道,其他人都已经纷纷告辞离开,他们俩却还坐在饭馆里谈兴正浓。说得话多了,也了解到彼此关于篮球之外的其他一些事。大学毕业后陆寻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,还兼负责一些摄影工作。单位没有宿舍,他就自己租了公车站附近的房子,相隔几百米以外是几所高校和机关大院,环境还算不错房租也相当便宜。虽然已经算是河北省的地界,但因为有走高速的公交车直达大望路地铁站,所以不少在北京工作的人都选择在那里买房子。

“齐越你呢?”他问。

齐越也是冲着那些房子去的。半年一交的房租不到市内的二分之一,又是热水暖气又是电话,上网还奇快无比。光是想着就足以让他激动得“热泪盈眶”。所以自从一发现那块宝地,他就牢牢地扎下了根。

“以后有空去我那儿玩吧。”陆寻挺热心地说,“不是我吹,是人都说我做饭好吃极了。”

齐越笑着满口答应,不过因为各忙各的事,很久都没有兑现这个邀请。

又过了将近一个多月,齐越发现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。

该怎么说呢?

其实他的视力一直不能算特别好,高中体检时测的大概是0.7、0.8的样子。但因为讨厌带眼镜,所以也就云里雾里朦胧美地晃了多年。工作后因为时常昼夜颠倒、熬通宵的关系,感觉上自己能看清的最远距离记录已经直线下降。

那天为了赶一本小说的插图,整整画了两天两夜。临到快结束时,齐越忽然感觉眼前一片模糊。以为是过度劳累的关系,就起身去卫生间用冷水洗了半天,然后站在水池前闭眼歇着。片刻,重新睁开眼睛,似乎没事了。镜子里的脸非常清楚,找不到半点朦胧的痕迹。

但只是稍稍松了一口气。马上的——几乎是眨眼之间,那种蒸腾而起的水汽立刻又涌满视野。

他知道自己一定哪里不对劲了,可心里还是想着工作的事。回到电脑前,相当吃力地将所有插图修正存好格式,上网将文件发送出去,得到确认后倒头便睡。睡一觉就行,齐越想着,只要睡上十二个小时,就绝对又可以恢复成原来的样子。

第二天傍晚他才醒过来。还是看不太清楚东西,肚子也很饿。但是他没动,躺在地上发呆,直到天全黑下来,房间里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。想起冰箱里还有些吃的,齐越起身摸索着走进厨房。其实开关的位置他都知道,只是不想开。就这样摸着黑打开冰箱门,被刹那的光亮晃得一阵头晕。

闭了一会眼睛,感觉冰箱灯映射在眼皮上那红红的光线已经有些暖意时,齐越终于张开眼。

只是楞了不到数秒钟,他便明白自己必须去趟医院。

必须去……

结果,凡是去过的医院所开出的诊断全部一样:遗传性视神经萎缩。

医生的话也全部一样:你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……

2

那种具有龙卷风威力的恐惧似乎还未达到最高点,齐越也并没有多特别深刻的感觉,依旧按过去的步调继续生活。不过,迥异的地方多少还是看的出来,比方说吃饭之前开始需要吃药了;进城的目的地也多了一个叫医院的地方。

他相信这是注定要出现的变化,纵然再不愿意也无可奈何。

星期六下午他躺在地上睡了两个小时左右,醒来时大概是五点钟。先是静静地待着,思绪固定在混沌的状态。之后翻个身打算继续睡,这时手机响了起来。如果是客户打来的,手机没接他就会再打房间里的电话;如果是球友打来的,手机没接就会发短信。齐越把脑袋重重地搁到靠垫上,耐心等待那突然变讨厌的铃声消失。

然而推测全盘错误。手机相当有毅力地不停响着。中间即便稍停了一下,但马上又开始无休无止地唱起来。

他认输了。刚一接通,陆寻的声音像着了火似的冲进鼓膜。

“齐越!你没出什么事吧?”

“我没事。怎么了?”

他松口气,仍然有点大惊小怪地:“连着两礼拜都没在车上看见你,我还以为出啥事了!”

上一篇:基友同志gay小说:北京坠入情网的中国式公职人员

下一篇:没有了


基友同志网(gayjj同志网) - 亚洲同志综合门户!倡导同志健康生活!

浙ICP备17008423-1号  |   QQ:2665058523  |  地址:中国上海市gayjj同志  |  电话:021-58545241  |